一只旋转跳跃走向成熟的兔巴|大学生创业

  接受采访的周六,冬日午后的阳光和煦温暖,洒在徐思源背朝窗户的木椅上。徐思源为自己能够拥有一个闲暇的下午兴高采烈了一番。他很少有休息的时刻,几小时的空闲奢侈而难得。大多数时候创业是需要忽略自我感受的质量的。面临再糟糕的境况,他认为精神上该去怎样化解并不重要,情绪自责的步骤也省略了。第一时间去处理现状、去思索对策,是融入徐思源血液中的、无需言说的固定程序。

  压力进化到一定的量级,相应的情绪便遁于无形,不再具有必要的活动场所。创业会给人带来种种的痛楚,但在与徐思源数小时的交谈中,无法感受到它们外化的印记。

  回想起过去时,徐思源的记忆总是只能触及往事的轮廓,却抵达不到深处最准确的那个细节。他能记起初期别的学校发传单被当做骗子举报,能记起被投资人认定成功的概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一,能记起转型时期人手不够手忙脚乱等等。在讲述尴尬的情况的时候甚至有点眉飞色舞,但被问到处在那种境地中有何感受时,自己却说不出来什么。

  一个学生时代起步的创业者、人民大学毕业的95后、喜欢GAI爷、喜欢约朋友喝酒……创业作为徐思源身上一个惹眼的标签,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旁人对他个人生活理解的偏差。按照他自己的理解,他和每个年龄相当的男生都没太大不一样。

  校园电子产品租赁是个新兴的领域,作为兔巴的CEO,徐思源的创业刚刚进入第三个年头。

  兔巴目前公众号全称叫做“兔巴数码管家”。一年以前,它是一个在北京高校范围内主打维修服务的网上平台。两年前,它是一个人大校内口碑过硬的大学生创业维修机构。

  从维修到租赁,是一次整体转型。兔巴所依凭的是自己前两年积累下来的10万客户群。

  徐思源十分认同一个道理,就是互联网更新换代速度之快,只能保证每个领域中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持续生存下去。而现实中,能在新兴领域迅速发展起来的企业,都不会是平地起高楼。它们都是在相对传统的领域里积累了深厚的资源与实力,以此推动了转型的成功。就像树大在于根深,兔巴的“根”就是维修,租赁业务产生于维修之上。徐思源创业的一开始,是一心一意奔着维修去的。

  大三那一年,身兼学生会公关部部长和青志协会长的徐思源,完成了从干事到学生组织领导者的成长。但他还是觉得似乎哪里不够,自己应该有更厉害一点的尝试。

  通过阅读知名企业创始人的自传、创业相关的书籍,通过浏览创业相关的社群、论坛、公众号,徐思源完成创业初始阶段必要的信息储备,完成了创业思路的初步规划。直到今天,在阅读中体会创业者的人生滋味,仍是徐思源的主要兴趣之一。

  他瞒着父母,申请了大学生创业基金。拿着创业基金和自己筹来的钱,和几个伙伴安排好设备、场地,聘请了专业的维修人员,初步搭好了一个维修机构该有的样子,这时的他无所谓成功还是失败,心中空缺的那个地方确实被填满了。

  当时的徐思源还担任着学生工作的职务,把自己时间按照5:3:2的比例分配在创业、学生工作和学习上。因此,绝大多数情况下,学习只能维持最基本的底线。与此同时,大学生创业给生活造成的混沌、杂乱是让徐思源十分头疼的一件事。

  在徐思源看来,“乖孩子”是不适合创业的。他也有一段非常自我放飞的过往。中学时期的徐思源十分叛逆,谈过恋爱,染过发,打过架,造型上长时间沉迷于非主流,是老师日夜盯梢的对象。父母经历过种种“请家长”的洗礼,已经没有信心对他做出太多的干涉。就这样,徐思源自己做出了通过数学竞赛上大学的决定。这既可以逃避高考,也可以挽救数学成绩“一枝独秀”的尴尬境地。通过竞赛,徐思源顺利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。高三空闲下来的时间无事可做,他便跟着哥哥和嫂子做电子行业方面的生意,形成了对商业的嗅觉和敏感。

  最开始的日子,徐思源觉得是创业中最好玩的一段时光。跟现今的紧张节奏大不相同,起步阶段的徐思源,毫无半点思想包袱。他甚至都没有去挖空心思做宣传。

  徐思源直接采用发名片这样原始的方法推广业务。不理解的人、眼光怪异的人占了大半,但是徐思源的优势就在于他有着过硬的心理素质:“只要他不动手打我,其他都不算什么,递出去的名片足够多了总会有反馈的。”

 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,每次递出去的名片,距客户第一次下单至少相隔两到三个星期,所呈现的频率便是每周徐思源和同伴只能有一两次跑腿的机会,到人大某个同学的住处上门取手机或者电脑送到维修师傅那里,修好了再亲自送回去。从进度上来说,这已经是一个足以让人焦急的状况,但是徐思源着急归着急,一想大三的自己还有大把时光和无数退路,便毫不在意了。

  就这样,在维修机构真正形成影响力之前,徐思源带着团队在低迷状态中坚守了整整一年。

  “其实创业者有时候也是不很自信的。”徐思源说“身在这个行业里面,说我们比别人了解更深,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,这个是正确的。但投资人了解你这个行业,更多是站在一个非常大的宏观层面。在这样一个层面上,投资人眼中的你,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只有0.01。”

  ▲徐思源的微信头像。年轻是优势也是劣势,为了取得投资人更多的信赖,徐思源尽可能地使自己的外在成熟化。

  徐思源的维修开始在人大风生水起的时候 ,同校计算机专业的师弟李谦知道了他的名字。李谦毛遂自荐,加入了徐思源的队伍。

  在和徐思源相识之前,李谦曾有过一次在校外的手机维修店差点被商家宰客的经历,由此认识到电子维修行业的混乱不堪:鲜少有商家老老实实服务顾客。偷换零部件、夸大设备问题的现象比比皆是。学生被宰一次和被打劫无异,导致承受不起的经济损失。于是李谦便萌生了创办一个靠谱的校园维修实体,帮助大学生省钱、省心的想法,这正好是徐思源正在做的事情。

  和徐思源相似的是,李谦在上大学前也有过非常完整的商业经历。他独立运行过O2O花卉市场和线下教育,曾在十天赚了五万元。李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同时十分擅长PS、摄影和公文写作。和徐思源英雄主义驱动式的创业动机类似,李谦一直以来有着通过创业给更多人创造价值的情怀。徐思源一方面认可李谦多才多艺,也很欣赏他身上的踏实气质,欣然同意了他的加入。脱胎于徐思源原有维修业务基础之上的“兔巴电子产品工作室”,则在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,于不久之后成立。

  “兔巴”诞生之后,徐思源利用了学生工作期间积累的人脉,先后把业务拓展到北大、交大、民大、中青政、首师大……作为产品运营经理的角色,李谦则在各校建立了电子产品福利群,在群内定期发布免费清灰、贴膜的福利活动,解答产品选择和维修的问题。李谦不会只将福利局限在电子产品上,还会通过办PS速成班、分享理发店会员卡等方式去增加客户黏度。在李谦看来,公司在大方向规划上都已经没有问题,有着一个能够盈亏平衡的有效模式,但是获得客户量自始至终是一个挑战,他在获客创意的尝试上从来不敢懈怠。

  李谦每天9点钟会来到兴发大厦的办公室,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。他的手机里有四个微信号,一万多个好友。起初在新事物面前他也是一个小白,并不是对每一项事务都很熟练—不同类型的手机和电脑的性能需要通过查找资料去了解,兔巴在各类媒体平台上的运营也经历了一步步的自学和摸索。

  在李谦看来,自学能力每个人都是有的。“它更多是一种自我驱动力,一个属于思想上、认知上的要求,而不是硬性能力上的要求。很多你需要独自探索的事情,如果多去尝试各种途径都是能够解决的,比较关键的就在于能否迈出摆脱依赖他人的那一步。”李谦说话很温柔,避而不谈的工作压力在上火的嘴角露出了端倪,倚在后座的姿态显示出他已经极端疲惫,面对突然而至、显得不是很礼貌的采访,却仍是非常温和的态度。

  选择创业等同于放弃某种自由,回忆起过去,李谦也认同忙碌是一种常态,压力如影随形。在学习方面,“只要实现平稳过渡就好了”。在创业和学习之外,李谦对于生活有着极大的探索欲。从高中毕业时,就开始不定期出门旅行,足迹遍布国内外。在不同环境下体验不同的情感变化、感悟生活,李谦认为这是旅行的意义所在。

  作为兔巴的联合创始人,李谦一直以创始人的心态处理整个团队。现在的兔巴一直遵循着内在发展的逻辑有条不紊地行进,但如果某一天兔巴因为不可控的因素没能继续存在下去,李谦觉得自己还是会在创业的道路上前行,不放弃实现通过创业去帮助更多人的理想。

  维修是一个低频的服务,它的需求是间断性的而不是持续性的,客户体量再大,不足以支撑维修服务扩展到公司级别的规模。这也是现今市面上没有成熟的维修公司的原因。

  社会上“共享经济”的风从小黄车刮到共享充电宝,使得徐思源和团队自然而然想到了共享电子产品。但同时徐思源也看见了种种风险:风口不是追得上就可以,同时也需要把握好时机。追逐风口和把握时机,两者之间完全是一个辩证的、并非非黑即白的关系。市场有多大,需要看时机,看其他的几家做到什么程度,能否一起推动这个市场。甚至有一天,有商业巨头突然跨入市场,那时便要考虑自己的存活几率。

  机遇这把双刃剑,它的另一面闪烁着无法忽视的寒光,但似乎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选择。如何既拥抱它的同时,又尽量避免被它所伤,成了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。

  在思索中,徐思源努力寻找一个比较可靠的逻辑点——如今中国信用体系正越来越完善,免押金租赁的普及成为可能——对于学生来说电子产品价格高、更新快,如果同时有免押金租赁和购买两条路摆在眼前,年轻人对新事物的好奇心、电子产品高昂的试错成本,使得他们选择租一个来体验的可能,必然要远远大于存钱或分期购买的可能——这样,在本质上来说,电脑、手机、单反、游戏机这类电子产品的租赁,就是供不应求的——长期租赁同一电子产品的顾客,说明对产品有持续需求,让顾客补齐差额,就可以转租为买,两全其美。

  算了算自己的用户体量、设备库存和维修业务的支持力度等等,徐思源觉得,共享租赁这一步棋,可以走得较为稳妥了。兔巴又稳健地前进了一步。

  同时,徐思源目光犀利地瞄准了大学生的闲置设备。他推出“机主合伙人计划”,通过赠予期权、月租收益和设备免费使用权,交换对大学生设备的租用权。兔巴在原有基础上,又增加了100台可租赁设备。

  “我有时候觉得,自己回想起做过的事情,感觉没有太多东西。又觉得可能就是因为不那么在意细节,才能一直走过来。”徐思源承认,记忆细节的缺失是一个小小的遗憾。

  时间的流逝中,兔巴先后在支付宝、京东和淘宝上线,每日订单量过百,发货和物流使得徐思源和李谦更加繁忙。他们实现了把业务从北京拓展到全国的第一步,他们的梦还在前方召唤着,他们将继续负重前进,速度不会很快、也不会很慢。

  “落魄的其实也值得尊敬。天才辈出的年代,放眼未来,愿不负来世间一场。”这是徐思源在转发文章时写下的话。这似乎也是在瞬息万变、充满未知的创业环境中,最适合他、李谦和整个兔巴的注脚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